文章查看
当前位置 :主页 > 爱他美 >
机手短缺
* 来源 :http://www.ttacjvo.cn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21-06-05 14:09

海门市海门港新区头甲村27组的王徐兵是当地小有名气的种粮大户,承包了1500亩耕地。每逢大忙,他的几十台农机具都派上了用场。但令他苦恼的是,当地人只会开开小型拖拉机,农机手越来越难找。王徐兵说,村里的中青年基本上都外出打工了,留守在家的都是五六十岁的老人。由于农机越来越先进,会操作的人不多,大型拖拉机和联合收割机他只能请外地人来开,包吃住,请一名机手平均要花6万多元。“怕机手第二年不来或被别人家提前抢走,年初我就跟他们签订了全年的作业合同。”

全省理论宣讲先进个人、海安县委党校常务副校长徐进分析认为,农家子弟长期接受的是“留在农村没有出息”的教育灌输,导致从小就渴望融入城市文明。其实,新时代的农村,特别是家庭农场、规模农业的出现,需要一大批懂经营、会管理的职业农民队伍。“要让务农成为有体面的职业,就要让农业成为有奔头的行业。”(丁亚鹏)

“解决农村人才回流瓶颈,需要政府全盘考虑。”高一明说,目前国家对人才回流农村没有特别的政策,导致农家子弟不会考虑返乡就业。他建议,国家选拔大学生村官时可从农业类院校选拔,同时要像免费培养定向师范生一样,由政府出资对农村紧缺的实用型人才实行订单式培养。比如昆山市政府与句容农院签约,政府出钱让学生就读指定的专业,毕业后回去由政府统一安排工作,这在很大程度上缓解了相关专业人才紧缺的难题。

农机手吃香,源于农业机械化程度越来越高。在海门棉花原种场农机站改制基础上成立的海门市丰收农机专业合作社,拥有各类大中型农机具155台套,是海门最大的农机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彭卫强告诉记者,机手基本上都请的是外地人。农场留下来的老机手,年龄最小的已经40多岁,最大的60多岁。目前跟合作社签订作业合同的机手有13人,两季大忙,每人报酬3.5万元。另外,大忙时,还要临时从山东、安徽、东北等地请人帮忙收割,平均每天220元,还要包往返路费和食宿。光一季麦子,每人就要支出8000元,水稻12000元。“本地年轻人怕苦嫌累,长此以往没有新鲜血液补充进来,就算再先进的农机,没人操作也没用。”这位曾获得“全国农机操作能手”称号和“南通市五一劳动奖章”的农机手忧虑道。

根据南通市农委提供的数据,去年南通新增农机动力15万千瓦,组织农机各类培训16500人次,其中通过职业技能鉴定的有2994人,分别比上年减少了7500人次和464人,参加培训和通过职业技能鉴定的都鲜见年轻面孔。“村里年轻人出去打工赚的钱还不如这儿的机手挣得多,为什么他们宁可外出打工,也不愿在本地开农机呢?”针对王徐兵的疑问,南通市农委农机管理处副处长陆锦林认为,“要用办企业的理念来搞农业。”机手短缺,倒逼农机合作社必须改变用工方式,比如跟农机手签订用工合同,提供社会保险,解决其后顾之忧,而不是像现在,需要的时候才用你,让农机手感觉有种临时性,没有安全感,特别对年轻人来说,肯定不愿意接受。

事实上,不光农机人才短缺,农村实用型人才匮乏,一直是影响和制约现代农业发展的一大瓶颈。南通农业职业技术学院学工处处长高一明介绍,去年该校毕业的涉农专业学生有620人,真正从事“三农”的只有200人左右。单看就业,涉农专业对口就业率达100%,但在招生时,许多家长一看到“农”字头专业就直摇头。该校曾经开办过农机专业,因学的人少,最后不得不停办了。

“农机好买,机手难找。”记者最近在苏中农村采访,不少农机合作组织负责人和种粮大户发出这样的叹息。

下一篇:没有了